您的位置  首页 >> 文化润校 >> 文化诠释 >> 正文
千载风流八面春——江中的前世今生
[来源:本站 | 作者:王石良(文);王彦(图) | 日期:2013年5月28日 | 浏览1333 次] 字体:[ ]


江山有代谢,往来成古今。”我的母校,也是我现在工作的地方:江山中学,是一所有深厚历史文化积淀的传统学校。漫步在江中校园,你随处可以邂逅她的前世今生。

 

叶茂枝繁绿荫肥

这一刻,我正徜徉在江中图书馆北面的“杏灵广场”上,陶醉于眼前的杏林春色。那一棵棵枝繁叶茂的银杏树一身翠绿,亭亭玉立,像歌德笔下的少年维特,风度翩翩,风情万种。


有人告诉我,这些茁壮成长的银杏树,其祖辈父辈在市人武部大院里——当年的文庙所在地。那里矗立着十二棵银杏树,棵棵高耸如云,遮天蔽日,带来绿色,带来清凉,带来八百年的今古遐想。


1285年的一天上午,江山县衙门西边,锣鼓喧天,歌舞升平,这里即将举行新文庙落成典礼。这时一辆马车风尘仆仆驶入院子,有人马上迎上前去,小心翼翼地从车厢里抱出一捆用黄布包扎着的物品,恭恭敬敬地送到县官马合马身边。什么宝贝?啊,是一大捆银杏树苗。

原来山东曲阜孔子家庙前,曾“除地为坛,环植以杏(银杏),故名“杏坛。后来“杏坛”就象征着教育圣地, 后来其它地方有文庙落成,也开始流行种些银杏,这就是马合马典礼前安排人去遥远的地方购买银杏苗的原因。

马合马是元朝江山第一任县官。元朝县官不叫县令,叫达鲁花赤,掌印官的意思。马合马在那些百废待兴的日子里,为江山人民做了哪些好事实事,市志上语焉不详。今天有人会提起他,因为他崇学兴学,重建文庙——旧文庙在县衙之东,毁灭于一场没有预兆无法扑灭的大火。文庙又叫“学庙”,前“庙”后“学”;“庙”以祭孔,“学”以育人:祭孔是仪式,育人是根本。

今天有人记得马合马,还因为这些银杏树。马合马安排种下的十二棵银杏树,经历了将近八百年风霜雷电的考验,目睹了1737年知县宋云会主持的官办须江书院(后改名“文溪书院”)的开学典礼,目睹了1906年清知县李钟岳改“文溪书院”为“县立江山中学堂”的隆重热烈,目睹了1938年抗战烽火中“江山县中学生补习学校”初创时的筚路蓝缕,目睹了1942年日本鬼子火烧江山城的冲天火光,目睹了2005年江山中学整体搬迁到城北新校园的留恋和不舍。改变的是岁月,老去的是面貌,不老的是银杏。有人说银杏树是活化石,我说它更是一部无言的校史,一部无言的市志。

 

那十二棵饱经沧桑的银杏树没有随同搬迁的大军来到新校区。我理解。这世界上需要有走出去的,寻找新天地,寻找新发展;也需要有留下来的,留给人们欣赏怀念,留作今生今世的证据。

突然,我被一阵清脆甜蜜的笑声惊醒,转身望去,“杏灵广场”的北端,有三四个小女生正围着一块大石头欢呼雀跃。我信步走去,听她们朗读上面镌刻着的文字:“杏灵广场——这个广场以古老的树种银杏为特色。银杏充满着灵性,浸润着文化,漫步其中,会增添自身的书生气息。

这里银杏成林,适合心灵散步;这里诗情洋溢,适合和江中的前世今生来一次美丽的约会。

 

天香云外飘

江中艺术楼的南面,有一棵饱经沧桑的桂花树,树下立着一块标志碑,碑上镌刻着一首四言诗:

与菊同季,不争俏妍;清高独赏,芬香四溢;金风送幽,沁人心脾。

与校同庚,阅历颇丰;独占三秋,气夺群葩;默默无言,下自成蹊。


这棵桂花树从老校区迁移而来。当年,它生长在总务处旁边,高大挺拔,张开的树冠犹如一片绿色的蘑菇云。三十四年前一个中秋的夜晚,走在回寝室的路上,突然,一阵浓郁的桂花香扑面而来,让我全身麻酥酥又轻飘飘的,灵魂似乎也开始脱窍而出,飞离了学校,飞回了家乡,看到了门前的晒谷场屋后的菜地竹 林,看到了父亲母亲黑黑的瘦瘦的笑脸。我僵立在那里,只想痛哭一场。


后来,不管身在何处,一到丹桂飘香的季节,我就想回到母校去,回到桂花树下,缅怀那段如歌的岁月,无悔的青春。桂花树下又常常遇到许多热切的面孔,一样是回来寻梦的曾经的江中学子。他们也正在桂花树上寻找“曾经以往”的确凿证据。三年就是一生,走过就是永恒,有谁能够放下往事,放下思念?

如今这棵桂花树已经很老了,特别是经过校园大搬迁的伤筋动骨,原来风华绝代的花样美男,已成了乐天知命的长者,静静地坐在校园“憧憬大道”旁,和老水井为伴,慈祥地看着每一个从他身边走过的人。桂子月中落,天香云外飘这样神奇的景象只存在于人们的记忆中想象里。

据老前辈介绍,这棵桂花树是1906年来到江中校园的。这一年,“文溪书院”改名为“江山中学堂”。

这不是一次简单的的校名更改,而是江山教育史上一次深刻革命。发起人和领导者是县令李钟岳,一个桂花一样平静平淡的人,不爱张扬,虚怀若谷;一个熟读四书五经,常穿长袍马褂,却追求进步向往革命的“新人类”。他利用赴京述职机会,考察学习了西风东渐下的北京教育改革情况,回来后对江山老旧的县学进行了全面改革,从教育思想到教育目的,从教育内容到从教学方法,从校名变更到师资结构的调整。一所现代意义上的中学就这样诞生了!这一年就是江山中学建校元年。

李钟岳的改革,是江中之幸,是江山教育之幸。后来李钟岳调离江山,但江山教育的发展方兴未艾,培养出毛子水毛彦文等一大批闻名海内外的学者文人,李钟岳功不可没。

李钟岳是山东安丘人,但他人生中最忙碌最辉煌的八年却在江山度过。这是江山之幸,浙西之幸。

可悲可痛的是,李钟岳英年早逝。1907年李钟岳调任山阴县令不久,就接到绍兴知府贵福抓捕秋瑾等革命党人的命令。李钟岳和秋瑾素昧平生,但出于对革命党人的同情和敬仰,他始而托故拖延,继而虚张声势,促其逃离。秋瑾被抓后,待之以礼,敬若上宾。秋瑾被杀后不久,李钟岳竟选择了自杀,因为“我不杀伯仁,伯仁却因我而死。”

李钟岳,世纪之交江山大地上的一棵芳香四溢的桂花树。他崇学创新的改革精神,杀身成仁的牺牲精神,记录在江中校史里,融入了一代代江山人民的血脉中。

 

浪漫水精神

水是江中神。因为有水,江中才那么柔美;没有水,江中不其成为江中。

曾经有一条小河蜿蜒穿过江中的腹地,溪水清清,杨柳依依,那条河叫“县河”;河上有座亭和桥,亭叫“仰止亭”;曾经有一潭清水,波光粼粼,静卧在江中前原文庙的大院里,它叫“文明池”。


高一报到的第一天,我就被教学楼北面那一棵棵高大的柳树吸引。长在须江边,对柳树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,我没想到还能在陌生的县城和她们朝夕相见,所以课间课外最爱往柳树下跑。手上一本书不过是“装饰”,重要的是享受这流水潺潺柳色青青的诗情画意。我们的毕业晚会第二阶段就转移到这里举行,好有创意的安排!县河的杨柳就这样长入了我们的生命里,永难忘怀。

如今,县河已和江中说拜拜了,流淌在江中新校园的,是一条叫达岭溪的小河,一条同样发源于西山脚下的小河,江中人称之“文溪”,溪上建有文溪桥和柳梦桥。五月的文溪两岸,柳树蓊蓊郁郁,排着整齐的队伍,阳光下南风中婆娑起舞。不久后的一天,从这里走向远方的孩子们将会怀念这里,怀念这柳树这迤逦绵延的杨柳岸。有人说,杨柳不只是一种树木,杨柳岸不只是一种风景,也是一种文化,一种胸怀,一种传承,说得好!

 


“仰止亭”又叫“八角亭”,呈八边形,因形取名。“仰止亭”还有另外两个名字。一是皆水亭,因其独立河上,四面皆水。二是“娘子亭”。传说亭内有仙女名八角小娘,风清月白之夜,常常临水梳妆,凭栏远眺。美丽的传说为校园增添了几分神秘,几分诗意。


这样浓缩着千年古城百年校园历史文化的名胜古迹,因为城建的需要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被拆了,曾经让多少人为之扼腕叹息!多谢老校友老领导谢招修刘毅祝日光方岳年等,他们或慷慨解囊,或题写碑文楹联,或鞍前马后,出谋划策;多谢其他许许多多有心人好心人的支持和坚持,终于使“仰止亭”复活了,复活在2007年的春天,复活在文溪河畔柳梦桥头的“杏灵广场”上,日日夜夜痴情地守望着校园。

站在仰止亭前,再一次品读“仰止亭”上的楹联:“仰慕先贤思齐于志,止观大雅笃学于行。”字里行间,寄托着撰写者刘毅对江中新一代的殷切期望。

复活的还有“文明池”。不过,现在她有一个新名字:夕香湖。中国的园林建筑讲究取法自然,有山有水,这大概就是当年“文溪书院”前开凿“文明池”的原因,也是今天江中新校园开凿“夕香湖”的原因。

 


夕香湖,这是一个夕阳香草和纯美的湖水,一个人工而成却尽显和谐之美生态之气的景观湖。

夕香湖很大,仅水面就有四五亩面积。

夕香湖很漂亮。从高处俯瞰,呈葫芦形,西面狭窄细小,东面宽大丰满。采用葫芦造型,一则因为“湖”“葫”谐音,二则葫芦在中国传统文化中,又是圆满兴旺,幸福安康,吉祥如意等等的象征。

夕香湖很年轻,才走过七八个春秋;夕香湖很古老,站在湖的东岸,就可以和江中的前世今生来一次亲密接触。那里呈半月形摆放着六个地礩(柱下基石),五个圆形,一个方形。你可知道,那是很早很早以前,“文溪书院涵香楼”拆除重建,这些地礩被保存下来,作为历史的见证和永恒的纪念,此湖取名夕香湖。面对这些沉重阔大的地礩,你尽可想象那上面的柱子曾经有多高多粗,想象当年的“文溪书院”有多庄严多辉煌。如今“文溪书院”早已不在,但她的生命没有结束,而是在新的生命体上获得了新生。面对这些沉重阔大的地礩,连时间也只能徒唤奈何!

 


夕香湖很随性。湖里曾有一条竹筏,可以像徐志摩梦想的那样,“撑一支长篙,向青草更青处漫溯”;夕香湖里曾养有一群白鹅灰鸭,再现了骆宾王曾经陶醉的一幕:“白毛浮绿水,红掌拨青波”;岸边还有一个钓鱼台,烟雨朦胧的日子,会让你遐想起隆中诸葛亮,建德严子陵;水里自然还遨游着大大小小的鱼儿,从来没有人喂养,都是“自食其力”。惟一让人不如意的,是偌大的水面,竟不见一片荷花,少了点诗意。校长说,计划之中。

江中,是一所富有浪漫情怀的学校。

 

附文:《重建仰止亭记》

江山中学源于一七三七年知县宋云会创建的官办文溪书院,传承与一九零五年知县李钟岳奉命改名的新学“县立江山中学堂”,恢复于一九三八年的“初中文化补习学校”。老校址位于城区县河西路,古县河款款流过,“仰止亭”立于其上,奕奕生情,为校园内最具特色的文化景观。二零零五年一月,学校整体搬迁至新区。为传绍老校园的文化精髓,乃议按原样重建仰止亭。“仰止”两字出自《诗经小雅》也,“高山仰止”意为德行高尚,人而景仰。亭名“仰止”,寓意江中学子以德行高尚为追求目标,学子不少己为海内外知名道德楷模。未来学子,将一以贯之也,发扬光大。二零零七年六月,校友谢招修祝日光刘毅诸人具名倡建“仰止亭”,得广大校友和社会贤达响应,建亭所需资费五十万元,大都由谢招修捐助,余有贤达黄河清捐资五万元,毛华岳徐宇宁郑奇平毛伯元等众多人士也积极襄助,终止功成。为纪盛年,谨以此文,爰为碑记。校友刘毅()额持书。公元二零零八年岁次戌子正月。

 


责任编辑:陈华瑞
上一篇:没有了!
下一篇:江山中学办学文化

相关文章

  • 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专题

  • ·专题1信息无
  • ·专题2信息无